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托育设计 >

陈欧如愿完成“退市梦” 市值只剩零头的聚美优品告别纽交所

发布日期:2022-03-30 01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等3名原省部级官员被公优学派《龙的传人5》第二期:场面高能、几度反,4月15日,聚美优品宣布完成私有化,成为买方拥有的私人控股有限公司,正式退出纽交所。公告显示,其与母公司SuperROI Global Holding Limited在2月25日签署合并协议进行私有化,目前合并计划已完成,聚美优品成为母公司的全资子公司,不再是上市公司。

  据悉,聚美优品的母公司Super ROI由聚美优品的创始人、董事会主席、首席执行官兼代理首席财务官陈欧全资拥有。

  4月9日,买方团通过要约收购方式收购了超过4034万股A类普通股,约占流通中聚美优品已发行A类普通股总量的63.7%。至此,聚美优品买方团已持有上市公司约96%的投票权,正式启动简易合并。和上市首日相比,聚美优品市值已跌去超9成。

  早在2016年2月17日晚间,聚美优品 CEO陈欧、产品副总裁戴雨森,以及红杉资本拟以每ADS(美国存托股份)7美元的价格收购买房集团尚未持有的股份。陈欧在内部信中表示,目前聚美优品在美股市场被严重低估,私有化将有利于公司在转型期更灵活,做更长期的决定,能让公司更好地应对转型和竞争。

  他提出要以7美元/ADS的价格对聚美优品进行私有化,但这个方案未能获得投资者的认可,并遭到了中小股东的联合抗议,也让聚美优品在资本市场上的信誉降至低点,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则奚落陈欧为“丢净了斯坦福的脸”的“陈七块”。投资者认为,7美元的私有化价格还不及发行价的三分之一,大大损害了他们的利益。

  2017年11月底,聚美优品发布公告,聚美优品董事会特别委员会收到了公司董事长兼CEO陈欧等组成的买方团提交的通知函,决定撤回2016年2月发出的私有化要约,立即生效。经历21个月后,压力之下,聚美优品这份私有化方案被迫“流产”。

  但陈欧并没有放弃私有化的念头,两年过后,他又抛出了一份新的私有化方案,这次拟以20美元/ADS的价格回购股份,获得了中小投资者的同意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这个价格表面上看有14.7%的溢价,但实际上聚美优品在2020年1月1日调整了ADS与A股数量的比率,由原来的1股ADS代表1股A类普通股调整为1股ADS代表10股A类普通股。也就是说,此次私有化价格只有2美元/股,而当初聚美优品的发行价是22美元/股。

  聚美优品自2014年5月份上市以来,股价虽于同年8月创下新高,但之后表现一直不好,一路走熊,目前股价较上市时跌幅超过九成。陈欧此次私有化价格定在了20美元/每份ADS,比目前的股价高,但远比每股净资产低,曾有投资者写过“投诉信”,认为陈欧是在“抢劫”。

  聚美优品由陈欧、戴雨森等创立于2010年3月,是一家化妆品限时特卖商城,主打“化妆品团购”。一年后凭借陈欧“我为自己代言”的广告走进大众视野,2012年底,“陈欧体”更是将聚美优品的品牌知名度推上新的巅峰。

  年仅29岁的陈欧自带流量,聚美优品用户规模极速增长、销售额不断创新高。2014年5月,聚美优品成功登陆纽交所,成为纽交所220年来最年轻的上市公司CEO。高峰时,聚美优品股价触及37.99美元/股,市值达55亿美元。

  上市后没不久,聚美优品就被爆出假货问题,从“我为自己代言”到“我为假货代言”,陈欧以及聚美优品的声誉一落千丈,2014年年底,聚美优品市值已不足13亿美元。

  私有化夭折后,聚美优品于2016年以后便不公布季报,只公布年报。实际上,电商行业于2014年下半年经历了打假风波,行业洗牌加剧,聚美优品上架的产品品类少,用户粘性及吸引力匮乏,且受众本来就小,加上假货盛行,成为被行业“优胜劣汰”的淘汰者。2015-2018年期间,商品销售业务收入腰斩。

  截至目前,聚美优品尚未公布任何2019年财务数据。从其他公开数据显示,从2015年到2018年,聚美优品的营收分别为73.4亿元、62.8亿元、58.2亿元、42.9亿元,同期用户数分别为1610万、1540万、1510万、1070万,收入来源只有商品销售和服务。

  最终,聚美优品的股价停留在2020年4月14日的19.93美元每股,市值仅为2.27亿美元,与高峰时相比跌去约370亿元。